新聞·中心NEW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動力電池第一股”國軒高科資金承壓 擔保額已超警戒線

來源:同花順財經

  • 同花順財經
  •   作者:同花順財經  更新于:2019年06月13日 02時  閱讀:0

    頭頂“國內動力電池第一股”光環,國軒高科在頻繁擴張的同時,自身的資金壓力陡增。

    5月30日,國軒高科發布關于控股股東部分股份解除質押及質押的公告,截至該公告日,珠海國軒(國軒高科控股股東)共持有國軒高科股份282351285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4.84%,累計質押的股份數量為57000000股,質押股票數量占其所持有公司股票總數的20.19%。

    在控股股東質押股份的背后,國軒高科的資金情況并不理想。2018年年報顯示,國軒高科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5.59億元,同比減少達1463.59%。另一方面,該公司的應收賬款由2017年的35.52億元大幅增加至2018年的50.01億元,增幅達40.79%。

    不過,國軒高科證券部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回應表示:“公司目前生產經營活動都正常”。此前,國軒高科在互動平臺向投資者表示,受補貼政策影響,動力電池行業普遍存在回款周期延長,公司正通過開發優質客戶等措施緩解此狀況。

    財務指標大幅波動

    近日,深交所對國軒高科出示監管函,指出國軒高科存在“業績預告、業績快報披露的凈利潤和實際凈利潤差異較大,未能及時、準確地履行相關信息披露義務”等問題。

    根據國軒高科4月25日發布的《2018年度業績快報修正公告》,該公司2018年度主要財務數據和指標在修正前后有較大幅度的變化。營業總收入由61.46億元修正為51.14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由8.52億元修正為5.8億元,營業總收入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前后相差分別達10.32億元和2.72億元。修正后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2017年相比,減少了30.75%。

    記者了解到,在國軒高科公司盈利下降的同時,其他多個重要的經營活動指標同2017年相比,也出現大幅波動。

    據國軒高科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其應收賬款由2017年的35.52億元大幅增加至2018年的50.01億元,增幅達40.79%,占總資產比例高達24.29%。年報中所列原因為“主要系受新能源汽車政策補貼影響,整車廠商付款延遲所致”。

    在應收賬款高企的同時,該公司的存貨也出現了大幅的增長。

    2018年年報顯示,當年年末存貨賬面價值為22.77億元,較2017年年末的15.15億元增加了50.34%。年報中所列原因為“主要系本期末產能釋放,出貨量增加所致”。

    作為國軒高科2018年財務報表的審計機構,華普天健會計師事務所也將“應收賬款的可收回性”和“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等認定為關鍵審計事項。據2018年財報顯示,計提壞賬準備金額和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金額分別為5.47億元和0.65億元。

    對于快速增長的應收賬款和存貨是否影響到公司的正常生產經營活動,本報記者向國軒高科方面采訪問詢,該公司證券部人士表示:“公司目前生產經營活動都正常。”

    現金流壓力陡增

    值得指出的是,伴隨應收賬款和存貨的快速增長,國軒高科的現金流出現了大幅波動。

    記者梳理發現,2018年,國軒高科的經營現金流量凈額、投資現金流量凈額和籌資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5.59億元、-17.45億元和11.08億元,同比分別減少1463.59%、2.91%和74.08%。

    其中,在“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一項,這一數據由2017年的-0.99億元擴大為-15.59億元,同比2017年凈流出額擴大近15倍。

    對于經營現金流量凈額較上年同期大幅減少的原因,國軒高科方面表示,主要是受新能源汽車政策補貼影響,整車廠商付款延遲所致。”

    據悉,國軒高科主要為江淮汽車和安凱客車等主機廠做配套。公開資料顯示,江淮汽車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7.86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為虧損18.77億元,是公司自2001年上市以來首次出現虧損。且江淮汽車近日又陷“排放造假”事件,面臨高額處罰。

    而安凱客車的處境更為艱難,2018年不僅以虧損8.93億元的數字創下1997年上市以來的最差業績,還因連續兩年虧損被ST戴帽,并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處理,4月17日起,股票簡稱由“安凱客車”變更為“*ST安凱”。

    另一方面,作為去年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的延續,政策方面的變化并未停止。

    今年3月26日,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國家發改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國補力度大幅退坡,補貼基數綜合下降程度超過50%;6月25日過渡期后,地補取消,轉為支持充電(加氫)基礎設施建設。

    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中心主任紀雪洪向記者表示:“退坡政策直接影響到的是整車廠,而正常來講,新能源汽車的采購成本中大部分都是外部零部件的成本,動力電池作為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中最大的一塊,退坡造成的成本壓力會有很大一部分傳導到動力電池企業。”

    另外,據國軒高科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末公司在建工程金額為4.61億元,較2017年年末增長76.4%。同時,“為補充流動資金,”公司增加了銀行借款,導致短期借款由2017年末的8.49億元增加至2018年末的22.3億元,陡增162.61%。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年報顯示,國軒高科已審批的擔保額度合計63.02億元,而當期公司凈資產為85.26億元,擔保總額占凈資產比例為73.92%,已超過了50%的警戒線。同時,該公司擔保實際發生額為31.89億元,較2017年的17.08億元增長86.71%。


      gotop
      • 官方微信

      • 官方QQ

      Copyrights ? 2019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甘肅省融資擔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隴ICP備17005709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174期3d试机号